90后创业成功案例

  • 2016.04.07
  • 经验分享
  开着宝马车,在月租过万的高档写字楼开企业,这个90后看起来很“款”。然而,他并不是富二代,眼前的这些都是靠双手打拼来的。他叫龚伟明,出生于1990年,今年21岁。
  读书:不算好员工
  龚伟明的企业设在鹭江道第一广场,推门走进总经理办公区,鼓浪屿全景迎面而来。龚伟明稚气未脱,记者刚见到他,还以为是他的总经理助理。
  龚伟明告诉记者,单从读书来衡量,他不算好员工。高中毕业后,他坚持要到新加坡读高中,但只读了两年便回国了,随后到集美企业旁听了一年。他说:“初回国时,全家人很失望。”龚伟明的家庭只是小康之家,为他留学期间花了不少钱。“连文凭都没有拿到!”他妈妈一下子哭了出来。
  然而,在龚伟明看来,两年的新加坡之行收获颇多,不仅开拓了他的思维,而且积累了巨大的人脉资源。
  赚钱:台风天送机票
  “从2009年开始到现在,我没从家里拿过一分钱。” 龚伟明说。龚伟明从骨子里就想赚钱。2009年,他还在集大旁听期间,发现代购机票利润很高。于是,他自己跟航空企业联系,称可以帮其卖机票。他开始在职内校外骑着摩托车到处跑,帮人   买票送票。
  有一次,一名学长向他买机票。当时正逢台风天,他为了不失信于人,冒雨送机票,送到时全身已经湿透了。那名学长很受感动,之后为龚伟明先容了很多客户。就这样,龚伟明卖了两年机票,赚了好几万元。
  创业:被家人说没救
  真正让龚伟明赚到第一桶金,是2009年秋天。
  他在新加坡的一位伙伴是台湾人,家中主营垃圾处理设备,计划开拓大陆市场。伙伴请已经回厦门的龚伟明打听,寻找合编辑。龚伟明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把亲戚问了一遍,最后找到了意向人。然而,台湾方面要求意向人先拿20万元做保证金,但意向人没有见到设备,不愿意付钱。为了促成此事,龚伟明决定自己筹钱,先把保证金垫上。
  他说:“我当时跟家里一说,都说我没救了,没赚钱还开口要几十万,根本不同意。我只好向伙伴开口。”这时,他在新加坡期间积累的人脉资源发挥了作用。他找了众多的伙伴和伙伴,竟然凑到了20万元。他终于帮别人促成了生意,而他也从中赚到了50万元。
  龚伟明从中发现了商机,开起了企业,做起企业营销推广。仅两年时间,就赚到了100多万元。
  案例二:
  张仕郎的年龄与90后打了个“擦边球”,“比90年早了三个月”。他没有顶尖私企的光环,也不是富二代,激发他创业的契机是高级时遭遇的一次“坑爹”的配镜经历。这次遭遇没有让张仕郎变成又一个忍气吞声的消费者,反倒使他“赌气”地立志要成为一个“颠覆”传统眼镜行业的创业者,于去年注册成立云视野(北京)研究有限企业,首先面向员工市场尝试O2O眼镜销售。
  高级那年,视力不好的张仕郎觉得眼睛异常地不舒服,一度怀疑眼睛出现了什么严重问题,可医院检查的结果却令人“大跌眼镜”哭笑不得——眼睛没有问题,是眼镜瞳距不准。原来是他之前配的眼镜被眼镜店偷换了低价材质,而为了达到让镜片显得薄一点的效果,眼镜店不惜打磨镜片修改了瞳距。
  这次遭遇之后,张仕郎先是自学vb语言,做出了一款让每个人都可以利用电脑通过简单操作就能自己测出瞳距的测量App。不仅如此,他还开始找一切可能试图了解眼镜这个行业:从利用毕业前的假期、实习期在千赢附近的眼镜批发市场当业务员,到毕业后放弃上海的一家国企职位,入职一家刚起步的眼镜电商,同时自修获得中级验光人员格证。
  积累了一定的行业认知后,张仕郎在去年终于注册了云视野(北京)研究有限企业,用户只需要通过关注一个微信公众号,选择预约配镜,就会有专门的人员上门提供验光配镜选择等全套服务,消费者“足不出户”即可配好眼镜,而价格只需要一百多元甚至不足百元,远远低于实体眼镜店。
  张仕郎总说自己赶上了好时候,比如2014年3月,企业法改革,0元可以注册企业。没钱的张仕郎在4月用1元钱注册了云视野(北京)研究有限企业。6月,张仕郎加入了天使汇,并在7月拿到了天使投资。11月,云视野的整体团体初具规模,逐步开始在京城一两所国企打开销售局面。
  不过创业的过程并不像日历表看上去这么势如破竹、一帆风顺。“如果说以我的例子先容经验,很想告诉学弟学妹首先是认准了就要坚持,另外就是要不怕吃苦”,张仕郎说他曾入职一家刚起步的电商,企业规模很小,一个员工要做许多“跨界”的工作,当时张仕郎的微博个人资料页上他为自己填写的工作职位是“扫厕所”,“确实扫了厕所,但是更重要的是接触了眼镜电商的几乎所有流程”。
  张仕郎说自己在北京最困难的时期,没有钱,在双井租600元一个月的床位,即使在创立企业之后,刚开始所谓员工和老板只有他自己,背着书包坐进自习室就是“办公区”,出门要犹豫坐公交还是坐地铁,在地铁唱自己改编的歌宣传创业想法,靠自己的力量在微博和微信上宣传产品。注册企业后头一个月都没有开张,到了第二个月有了第一单生意,一对情侣打来的订购电话,他坐公交从海淀到通州,来回路上花了四个多小时,做成的这第一单交易,两副眼镜一共400多元。
  起初他的父母也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要放弃上海的国企机会,包括也有伙伴伙伴劝他不要冒险,但他还是选择了遵从自己的决定,而后来他顺利获得天使投资,多年对眼镜行业不懈的执著探索,成为打动投资人的很重要的一点。至今为止,相比中规中矩选择就业的伙伴,张仕郎目前每月给自己开的薪水是4000元,比他的合伙人低不少,甚至是和员工一个“价位”,但是他坚信,自己所从事的事业价值是不能以短期内的薪水来衡量的,云视野的近期计划拓展京城10所以上国企的销售,中期目标是拿下员工配镜市场的四到五成,更大的目标是成为一家成功的O2O上市企业,张仕郎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